首页 > 鍾姓史话

气公的始祖宝座能否“让”给烈公?

更新时间:2016-07-16 浏览次数:828次

姓有两系。一系叫接系,离昧的次子离接在公元前201年于川长社改姓为接他就是姓接系始祖。但我在这里不谈他,本文只谈另一系。

 

63世气公的曾祖父就是60世烈公。这一系姓,有人称为气系,有人称为烈系,也有人和稀泥,称叫气系或叫烈系都一样,因为他们在伦理上是爷孙。那么,真的是一样吗?哪一种叫法正确?

 

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先要看看这同一个系里为什么会有两个“系”(气系和烈系)出现,以及这两个“系”是怎么来的,因为我们只有明白了“系”里的内容,才能确定是气系正确还是烈系正确。同时我们还可以探讨一下,站在气公和烈公的后代的角度,我们能否将气公的始祖地位“让”给烈公。

 

一、“烈系”的由来

 

《中华氏宗谱》编辑部搜集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氏族谱。刚浩先生是编辑部的成员之一,在他的文章《中华氏<宗谱>与姓源辨析》(后称《辨析》)中有这样一段话,引述如下:

 

【……氏源自微子,繁育于宋、晋、楚等国,宋恒公御说系下分二支,一支直传至宋国末代君王偃之三子烈(有谱记为偃之三弟),另一支桓公曾孙伯宗仕晋,子伯州犁奔楚,传至项王将离昧次子接。

 

清康熙六年(1667年),闽人宗祚、赣人白凤在福建汀州作谱,时任汀州知县的辽宁铁岭人有闻为之作序,当时俱中进士的文俊、文杰兄弟亦参与其中。(注:文俊为全慕后裔,1590年曾为江西会昌滋大堂二修族谱作序:“稽余氏乃殷之后,至春秋时有名州黎者食采于离,子孙以邑为氏,厥后传世。至唐越国公族,遂大显于江西,而虔州郡县散居不一。”)他们各自带来江西宁都祠堂和福建武平象洞祠堂的族谱,宁都谱为接裔谱,武平谱为烈裔谱。他们将二谱合并,变为一源,从“接烈复叶气”开始,至象洞十四祖(毅密察刚理齐裕温柔中正发强庄),一共编了九十五世祖。至清雍正皇帝(1723-1735年)阐发《圣谕广训》时,氏族谱上出现《氏发源受姓始历九十五世祖歌》。汀州修谱和《祖歌》的出现,将接、烈视为父子,又传承了九十五代,在姓源和传承代数上出现重大谬误,对后世修谱产生恶劣影响,至今还难于消除。

 

1999年,广东泽民、用渣、汀剑三位宗贤,有感于烈接关系和传承代数的困惑,潜心研究史料和族谱,经过反复比对论证,共同发表了《氏渊源校正本》。虽然仅是一本小册子,但在姓史上却具有划时代意义。《校正本》对姓历史的有关记载不迷信、不盲从,实事求是,去伪存真,取得的最大成果是:一是确认烈、接的渊源不同,是二大系列;二是将烈公至象洞十四祖由九十四世校核为四十六世,使谱学界长期争论不休的二大难题得到化解。正如《校正本》的序前题诗:家乘混乱恨清迟,水双流误一支,此日编修归正本,免教后裔费猜疑。

 

进入本世纪初,江西蔚伦宗贤经过广泛调查,潜心研究,反复考证,并吸收泽民等宗贤的研究成果,先后出版发行了《姓史话》、《江南第一宰相——绍京》和《姓源流史》等三部姓史专著,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而又深刻的影响。他的精辟论述,为新世纪全国各地新修族谱或撰写姓史专著所普遍采信。当然,事物都有两面性,三部专著发表以后,也引发一些质疑或反对的声音。我们认为有质疑或反对的声音,是一件好事而不是坏事,它有利于姓史研究的不断深入发展。真理只会越辩越明,事实只会越辩越清。我们中的任何人都不是圣人,“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只要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确实错了的东西都能改,就能在最大程度上凝聚共识,共襄修谱盛举。

 

综上所述,中华氏的主体虽然同宗异源,但拥有共同的郡望“川堂”。接公和烈(或气)公,他们的姓前溯源不同,受姓时间不同,受姓地点不同,祖葬地不同,南迁始祖不同,发祥地不同,迁徙的路径也不尽相同。二千多年的氏发展史和氏族谱,充分证明接和烈(或气)是独立成系的两大族群。……】

 

我们知道,在“接烈复叶气”的排序中,姓旧谱几乎都是“以接公为始祖,气公为一世祖”的。这种说法确实不严谨,显得混乱,会让人摸不着头脑:谁是始祖?是接公还是气公?如果接公是始祖,为什么称气公为一世祖?如果一世祖为气公,那接公还是始祖吗?当排除了接公不在这一系之后,我们就只能在“烈复叶气”中去寻找始祖了。许多的姓谱史研究爱好者,如广东的泽民先生等三人于是便去找烈公的始祖证据。

 

蔚伦三访泽民而作《姓史话》”。蔚伦说,河南长葛县志记载“接公只生一子晏”,说明接没有生烈。泽民三人便有了“烈公曾食邑城为邑大夫,在公元前286年国破家亡时避难许州改姓为”的不实考证,并将其写入了《氏渊源校正本》,从而让烈公成为姓始祖。

 

既然《校正本》是烈系,《姓史话》照搬《校正本》,便有了《姓史话》的姓“烈系”。后来陈瑞松著的《姓通谱》和春林著的初版《姓源流史》又照搬《姓史话》,于是在2012年之前,网上都是烈系,没有老谱的气系。因为《姓史话》发行全国,在2012年之前甚至之后,各地编族谱都照搬《姓史话》,只有烈系,没有气系;包括2005年春林先生主编的福建武平氏族谱在内,执行的都是《姓史话》称“烈系”(2006年出版的春林先生的初版《姓源流史》其实是福建武平氏族谱的浓缩本)。

 

按照《姓史话》,“烈系”包含了如下信息:

 

1、伯州犁的食邑地在安徽凤阳的离国,不是在河南长葛的离山;

 

2、烈公在公元前286年的避难地是在许州,他以宋国末代国君“偃”曾封他于城为“邑大夫”,而在许州改姓为。因此,他是姓烈系始祖;

 

3、烈公之后的复、叶、气……各世都姓。这样算来,烈公的立姓时间比老谱的气公在公元前230年的立姓时间早了51年!

 

当然,以上三点后来都被敬和先生的著作《史文选》所否定。

 

二、气系的由来

 

刚浩先生的《辨析》中还有这样一段话,引述如下:

 

【目前所见有文字记载的氏族谱,最早始于烈公的四世孙运亨、运丰的《首创宗谱》。在“首创宗谱序”中有如下文字记载,说明氏一族是“黄帝子孙及契之苗裔,商汤之世派,纣之庶兄也。食采于微,至周武王克商封微子于宋……至周赧王二十九年(-286年),齐湣、魏昭、楚项襄共伐宋而三分其地,偃公死之,三子烈奔豫州离山,为伯州黎食采故地,遂复姓离。烈公娶姒(音似)氏生复,复公娶姬氏生叶公。至秦寇周隐居离山,以离山山清水秀,为两间淑气所聚,又为伯州黎食采之故,遂姓。叶公娶姜氏生气公,汉高祖入关之初,气公年方三十,知汉当兴,因世乱,严居不仕。世派托始源自气公,亦汉兴民方有谱,遂为氏一世大始祖。气公娶吕氏生运亨、运丰,运亨娶苏氏生文趣、文离,为中牟令;运丰娶姜氏生文义、文仪、文佳,为许州牧……”。在续修族谱中,又增加了下列记载:1、祖居地颖川宗昌县安邑乡店前里;2、家墓园离许州三十里东岸;3、墓园立有石象、石狮、石羊;4、墓园有碑诗“豫州胜地川堂,气公生发居此方,后裔接脉分县住,枝枝叶叶茂荣昌”。

 

根据该族谱的后续记载,气公六世孙俨公第二次修谱,气公十一世孙铣公第三次修谱。气公十三世孙立公奉汉灵帝之命,携谱任扬州都督,立公长子宏任会稽太守,次子宿袭都督位。宿公见老谱纸烂字脱,遂重抄增补,实为第四次修谱。宏公五世孙先公在东晋中期任扬州令,在叔祖宿公都督府老宅内发现祖传族谱,方知祖源,大喜过望。后让位于子酉公,夫妻俩于晋太和元年(366年)返居许昌。酉生简,简生圣、善、贤,贤公任扬州都督,又对老谱进行了续修,此为第五次修谱。公元420年,东晋解体,社会动荡,“氏一门,荡析离居”。五月二十一日辰时,兄弟三人各自携谱过江南迁,圣迁上元(南京),善迁会稽(绍兴),贤迁虔州(赣州)。后贤公奉宋武帝刘裕之命,入闽平乱,诰封威武将军,节度闽中。在闽期间,又四度修谱。后世修谱,大多以此为据。

 

……当代河南长葛学者陈瑞松先生实地考察后认为:封升岗上的闻人墓与氏族谱所记高度吻合,闻人墓在(今河南长葛)石象乡蔡寨村,应为氏烈系祖坟。氏接系的祖坟在长葛老城北五里卢家村,县志记为“四翁冢,当地又称:四翁”;繇、会父子的坟墓在田庄(近年己建繇陵园),两者相距很近。

 

《首创宗谱序》不是孤证,是因为它延续传承至今,已有二千多年历史。正是因为它出现的时间最早,延续的时间最长,成为姓发展史上的经典文献。运亨兄弟首修族谱时,官运亨通,家业兴旺,离烈公避难离山中间只有三代,一百多年时间,家族历史记忆犹新,不可能出现谬误,更不可能移旁作祖,刻意高攀君偃(亡国之君),其真实性和可靠性毋庸置疑。

 

从这篇谱序中可以得出如下结论:一、氏姓前远祖是纣之庶兄(微子启、微仲衍),周武王克商封于宋;二、烈为君偃三子(有谱说三弟属误记),非接公之子,接生的是晏(有接系族谱为证);三、烈公避难的原因是国破家亡,避难的地方是豫州离山(今许昌附近)。四、二次提及离山为伯州黎(黎与犁相通)食采故地,以食邑为复姓,后去离姓。伯州黎并非烈公直系血缘先祖,也不在宋国任职,为何在谱序中提及值得深究。可推测的原因有二,一是他们知道伯州黎是烈公旁系血缘先祖,同宗异源方有可能提及;二、运亨兄弟修谱时间在公元前150年左右,接公居长葛改姓在公元前201年,已达半个多世纪,且两地相距很近,二支氏应该相识相通。他们殊途同归,共举姓大旗,共同拥有郡望“川堂”。】

 

上文中:“……汉高祖入关之初,气公年方三十。”按此,气公生于公元前235年,与我在《烈公和接公之谜》中的分析相一致。

 

在这里,我要特别指出的是,刚浩先生的这一大段话,与敬和先生的著作《史文选》所述大部分相同!

 

按照《史文选》,“气系”包含了如下信息:

 

1、伯州犁的食邑地在河南长葛的离山,不是在安徽凤阳的离国。今天的长葛石象乡封升岗就是古时的离山!

 

2、烈公在公元前286年的避难地就是在当时的楚国离山,那时住在离山的就是伯州黎的后代离氏人,烈公投靠他们,也改姓为离(而不是),并得到他们的掩护,才得以在敌国(灭宋的楚国)的土地上生存;

 

3、烈、复、叶三代都姓离,是叶公在秦灭韩于公元前230年置川郡时,将其儿子气公改姓为,所以63世气公才是姓始祖;

 

4、烈、复、叶、气等四代人葬在离山,但气公的两个儿子运亨、运丰因致仕为官离开了离山移居去了许州城,并在许州城作《首创宗谱》;

 

5、《首创宗谱》定气公为始祖。因此,川的这一系姓是气系,不能称为烈系!这是《首创宗谱》所决定的。

 

敬和先生用了几年的时间给中华氏宗亲总会的刊物《史论坛》写文章,在2012年集其文章编成《史文选》,去否定蔚伦先生2000年的《姓史话》的烈系。春林先生在2010年出版了再版《姓源流史》肯定为气系,去否定他自己2006年的初版《姓源流史》的烈系。敬和先生、春林先生、刚浩先生等,依据《首创宗谱》,证实了姓无烈系,终于有了共识。

 

三、气系能否称为烈系

 

(一)通过上面介绍你会发现,原来在烈系和气系里面还包含了这样多的内容和完全不同的信息!!通过比较,我们终于明白,气系根本不能用烈系去取代!!全国各地新编族谱因为相信了《姓史话》大多采用烈公为受姓一世祖,是完全错了。但是,人们为什么会接受“烈系”这个错误呢?原因大概只有一个:

 

老谱是“接烈复叶气”,既然接公不是本系始祖,就应该依老谱定一世祖气公为始祖,但其前面的烈、复、叶三代姓什么?难道他们还是继续取原来宋国君王的子姓吗?或者他们也改了姓?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然而,族谱显示烈公改了姓!如果烈公改姓,则烈公应是始祖;如果他不姓,那么烈公祖孙三代(烈、复、叶)是什么姓?

 

泽民先生等三人无法在河南许昌平原找到离山,他们信访许昌市志办得到郭宪周先生的答复是“许昌平原,没有离山”。从而怀疑老谱记载的离山不存在,于是找了“山东城”代替它,并“封”烈公为“邑大夫”,以此让烈公姓,成为这系姓始祖。这样,烈、复、叶、气就能都姓了。岂知这一不严谨的错误探讨被广泛发行的《姓史话》扩散全国,并被全国各地所广泛采用,这是泽民先生等三人所始料不及的。

 

由于同一个原因——找不到离山,蔚伦先生在《姓史话》中也依《唐书》称“伯州犁食邑离国(今安徽凤阳)”。连伯州犁的食邑地也被改变了。显然,照搬《姓史话》的陈瑞松先生称姓“芽发凤阳(即离国)”是错的,应称“芽发长葛石象(即离山)”才是事实。

 

(二)然而,对谱史研究的错误,后来终会被更正。泽民先生等人因探讨姓谱史与敬和先生是朋友,常常以书信往来进行交流。敬和先生对泽民先生等人的《氏渊源校正本》提出了质疑。泽民先生给敬和先生去信,承认因为当时找不到离山而提出山东城的探讨,称烈公为受姓一世祖是错的;并在信中希望敬和先生能继续他未能完成的姓源流探讨的心愿。

 

2012年敬和先生著作《史文选》,指出离山就是现今的长葛石象乡封升岗,让64世运亨、运丰兄弟在西汉时于许州城作的《首创宗谱》找到了“根”!烈公姓离,气公才姓离山就是姓的根!离山的被发现,让姓谱史一片光明!《史文选》纠正了《氏渊源校正本》和《姓史话》之错,此系的源流问题终于得以清晰。

 

(三)但是,烈公和气公在伦理上毕竟是爷孙,气系能否与烈系混合联称?而且在烈公和气公之间至今没有发现其中有别的分支,因此有人认为,将气系说成烈系也无不可。对这个似是而非的说法,好像也可以接受,这是许多人都有的想法。例如,刚浩先生在《辨析》中说:

 

【《首创宗谱序》为烈,接分系提供了历史佐证。近十多年来由于受到新编姓史的影响,南方各省新编族谱大多采用烈公为受姓一世祖,与首创族谱“尊气公为一世祖”不一致。但是这种不一致不是本质上的差异,因为传承关系是一致的。在编修《宗谱》时,可以考虑尊重烈公后裔族谱的传统记载,尊气公为一世祖。也有宗亲提出,接公与烈公同宗同辈分,为了世系和辈分的统一,尊烈公为一世祖在伦理上也说得通。】

 

我在《姓源流探索和编谱宗旨的迷失》中说过:“江西会昌县刚浩先生的文章《中华氏<宗谱>与姓源辨析》,是我在氏网上所看到的最有水平的论文之一。”连像刚浩先生那样对姓谱史颇有研究的人都认为“尊烈公为一世祖在伦理上也说得通”,这说明有许多人认为可以将始祖比作一根接力棒,只要世系正确,就能够在伦理上进行传送转换!其实,这是人们对始祖的定义没有很好地理解。

 

对始祖的定义,我在2014-7《浅议<中华鍾氏宗谱>的编纂》中已经说过:“始祖就是:因为某个原因,选择了既不随父姓也不随母姓而是改为第三姓的那个人;而且他的后代也沿用该第三姓,他就是第三姓的启姓始祖。如姓接系的始祖接公,他的父亲和上祖都姓离,他为避难在公元前201年由姓离改为姓,那么接公就是姓始祖;其后果是,他的前辈都不姓,他的后裔都跟他姓。”就是说,虽然烈公与气公在伦理上是曾祖孙关系,是血缘的爷孙,但烈公姓离,气公才姓姓始祖是气公不是烈公,这是始祖的定义所决定的,也是《首创宗谱》所决定的。我们不能将气公的始祖地位“让”给烈公!烈公不是姓始祖,我们不应该因为他们是爷孙就用伦理关系去变换始祖的定位。这就像中华民国是孙中山先生建立的,不能说成中华民国是孙中山的爷爷建立的一样。(当然,烈公却是此系离姓的始祖,且只有烈、复、叶三代姓离!就是说,气系姓的前祖也是离姓,这与接系姓有相似之处。据《姓史话》,接系姓之前的离姓始祖是50世伯州犁的曾孙、53世的伯簠<离簠>。)

 

另外,接公与烈公不在同一系内,他们的辈分不一定会相同。按“三书”,接公与烈公的辈序是不同的:接公为59世,烈公为60世(即接公的辈分比烈公大。而烈公生于公元前334年,反而比接公大111岁)。而且《史文选》认为,接公之前的离氏存在着三代左右的世系缺漏,如果真能补上,接公就会是62世左右(即接公的辈分反而比烈公小,接公的辈分就会向着气公靠近。这从年龄上来看也有道理,气公生于公元前235年,接公生于公元前223年,气公比接公大12岁,即气公与接公近于同龄)。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追求”接公与烈公的辈序统一(当然,也没有必要“追求”接公与气公的辈序统一),而用伦理关系去改变气公的始祖定位。

 

从上面的讨论来看,本文是我对2014年的文章《“姓”有没有“烈系”?》的补充,结论就是:姓没有“烈系”,只有“气系”!

 

综之,依据刚浩先生的《中华氏<宗谱>与姓源辨析》和敬和先生的《史文选》,姓两系只能是接系和气系,不应该说成是接系和烈系。

 

四、评说“《氏编谱通讯》总第一期”

 

氏网文章“《氏编谱通讯》总第一期”(后简称《通讯1期》)介绍,中华氏宗亲总会和姓委员会(后简称“两会”)在2016-5-27的赣州编谱工作会议上,决定改组编谱班子;接着6月11日在广州花都召开编辑工作会,正式成立了新的《中华氏宗谱》编辑部,地址设在广东南雄,由子亮先生任主编,争取在2017年5月出版并发行《宗谱》。子亮先生当即提出了编谱的原则意见,并向20多个编委成员提出要求并分配了工作任务。《中华氏宗谱》的编纂在经历了8年的争论和曲折之后,现在又上路了。我们当然希望他们这一次能够走向成功。

 

但是,据《通讯1期》,我认为编辑部对编谱工作的要求中,其中有两点要求值得商榷:一是停止对祖源的争论,二是各地的世系要参照《福建武平谱》、江西《赣南氏族谱》和《泽民等三人校正本》(后称“三本谱”)来对祖源世系进行统一。对此,我谈点个人看法。

 

停止祖源争论问题。祖源是历史,而且是二千多年前的历史。因此,祖源之争是学术之争,是历史之争,是无法停止的。我认为,只要人们对历史祖源有疑问,就有必要进行争鸣,这个争论就不能停止,也不会停止。当然《宗谱》编辑部执行的是主编负责制,为执行“两会”规定,主编要求下面的编辑成员停止祖源争论,是应该的,因为不能各搞一套。所以,编辑部内停止祖源争论,不会也不应该影响社会上的人们对姓祖源的理性争论和探讨。

 

最起码,我们必须承认,对姓的祖源现在还在争论中,例如,目前的“一源论”和“多源论”之间的争论,就没有结束。即使在“多源论”中,也还存在着“气系”和“烈系”的问题,我在本文探讨的就是这个问题。但是,《史文选》就一定正确吗?我不敢肯定:一方面我没有更多的参考资料可读,另一方面我也没有这样高的评价水平;我只是在我拥有的几本书中,发现《史文选》不但有破,并且有立,而且破得有理,立得有据,说服力很强;至于它是否就代表了姓的准确历史,我是没有资格去判定的。因此,对于姓源流的探讨,不管是对“多源论”的文章还是“一源论”的文章,我都以《史文选》作为参照,进行比较。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目前还没有一本书姓谱书被大家公认为是绝对正确的——几年来我一直建议先编出各源各表的《中华氏宗谱集》或《中华各地氏族谱集》(注:书名可由编者自定,但就是不能叫《中华氏宗谱》!),供大家学习它几年,然后再收集各地的意见,才有可能编出为姓人广泛认可的《中华氏宗谱》。我想,如果《通讯1期》所指的《宗谱》是一本如我所说的《中华氏宗谱集》,相信其最终效果将比定名《中华氏宗谱》要好得多。

 

“三本谱”问题。编辑部要求各地的世系要参照“三本谱”的世系来进行统一,是合理的,也是应该的,但要注意只能限于“世系”,而且要将其中的“烈公世系”转换成“气公世系”!对此,我在前面应该已经说清楚了。《武平谱》和《校正本》定的是“烈系”,不是气系;称“烈系”既然是错的,我们的《宗谱》当然应该遵《首创宗谱》尊气公为一世始祖。例如,黄帝106世的“象洞十四祖”,在《武平谱》和《校正本》中称他们是“烈47世”,在《史文选》中是“气44世”;遵《首创宗谱》,“象洞十四祖”只能是“气44世”,不能称“烈47世”!因此,我在2014-11发表的《“姓谱”简要介绍》,其中的世系用的就是“气公世系”。

 

众所周知,编《宗谱》的关键是姓前源流、姓氏始祖和吊线世系的正确准确,其他的东西都相对次要,尤其不要编成一部“现代官员谱”。所以,我在2016-5-19《姓源流探索和编谱宗旨的迷失》和2016-6-20《“理至文亮共九代”的再说明》中指出,如果这次编谱还回到八年前的“以《姓史话》为纲”编成“烈系”,或者继续按“姓一源论”将天下姓统为一源,就完全有可能发生第三次编谱宗旨迷失!毕竟,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但愿我的预言不会成真!

 

这里顺便说说,由于要停止祖源争论,有的氏网站对我上述的两篇投稿文章《姓源流探索和编谱宗旨的迷失》和《“理至文亮共九代”的再说明》也予以封杀,不给挂网刊载,而且石沉大海,连个回音都没有。请问,这样做是否有点矫枉过正?当然,这两篇文章我已经挂在“客家风情网”上,“氏天空论坛”也已见刊登,有兴趣的读者可登网点阅并批评指正。

 

以上意见,供宗亲们参考。

 

广东龙川县胜2016-7-13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胜凯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益刚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道发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昌玖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立夫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鸣天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书樵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代胜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必林

湖北省会会长锺代高

总会名誉会长锺书文

总会名誉会长锺亚山

总会原会长锺保良
[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楚天锺氏网 鄂ICP备14019152号-1
地址:湖北省利川市解放东路340号清苑小区A栋503号 电话:13477247781(主编/鍾代高)
qq :304975101 信箱 :[email protected] 鄂公网安备 42280202422836号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问者!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