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谱牒研究

亦谈始祖亦谈“爹”——专答鍾亚山先生

更新时间:2016-01-21 浏览次数:943次

我的短文《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在2016-1-11完稿当天,就挂上了颍川氏网《鍾氏论坛百家争鸣的栏目。《也谈姓源——兼答胜宗亲》的作者亚山先生立即在我的文章后面跟帖,做了回应:

【谢谢你的教导,竟不息用这多的笔墨,这冗长的文章来我纠正错误。树有根,水有源不过映衬宗族有始祖源远流长罢了,当然,树木、水流和人是不能和人相比的,这是连一年级小学生也明白的道理。要不,有人说你是个木头人,显然不能相提并论。在此,容我再申明:我文章的主题是:宗族姓源,结论是:宗族的始祖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了证明这一观点,逼得我连最粗俗的你有几个爹......的例证已举出来了。试问,各姓氏家族中,有修出两个爹、三个爹的家族宗谱的吗?当然,干爹不能算数,因干爹没有血缘关系!如果你坚持说有!那就请你也亮出来几例看看?

以后,如果有针对我的文章,我欢迎到我的那一亩三分地上播种,否则有可能失读,或者在适当地方亮出名字,以免耽误阅读。谢谢!】

看得出来,亚山先生的脸拉长了!但还没有骂人。

我的年纪比亚山先生小16岁,而且是一个农民出身的工人(自注:原来算是知识分子,但我所服务的国营企业垮台转制,我被买断工龄,最后以工人身份在私企退休,故算是个有一点知识的工人吧)。所以论年龄论资历,我都不可能去教导德高望重的亚山先生。事实上,我们在文章中所讨论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鍾姓的源流和始祖,这是在探讨二千年前的历史。探讨就有争论。由于我们的见解有差别,而且还差别很大,结果因为我的观点不对亚山先生的胃口,亚山先生就已经开始给我脸色看了!我早有预感,没想到预感会来得这么快。显然,我决定不参加今后的宗谱交流会是对的,我不能在退休前看别人的脸色吃饭,退休后还要看官员的脸色说话。然而我也姓,是“鍾树枝上的一片叶子,对于谁是始祖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总不能由官员说了算吧?既然出现了争论,我只是加入论坛发文多讲了几句,怎么就是我对你的教导了呢?若是如此,这篇文章算是我跟亚山先生的最后一次交流吧,免得我多说两句,又变成了一个年轻的退休工人对年迈的离休官员的教导

既然要问你有几个爹,下面,我就先谈始祖后谈,亦谈始祖亦谈,以专答亚山先生。

一、先谈始祖

姓的姓源,亚山先生的结论是:宗族的始祖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

本来,宗族的始祖有一个对于某个宗系来说是对的,但亚山先生将它扩展到整个姓氏,就不对了。同样,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也是这个道理。

对此,我的文章《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几乎就是对亚山先生的这个结论扩大化的反驳,尤其是下面这段话,更是有针对性地做了回答(全段照抄):

【亚山先生在文章(今注:指颍川氏网>氏论坛>百家争鸣《也谈姓源——兼答胜宗亲》)后面的14楼给台湾的读者银昌先生的答复中说:他研究的结果是肇姓始祖、姓源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其实这段话在原文中总结孔氏家谱的两点示时已经说了,但只说是“启,未说是研究结果)。我就觉得奇怪了,孔姓是多源的,不过是内孔只有一源而外孔却可能有多源,而且只有内孔才是真孔姓可没有孔姓那样富贵尊荣,但同样也是多源的。那么,亚山先生认为哪一系姓才是鍾”呢?按他的《关于氏姓氏源流论证》,只有公孙离或仪才是鍾”,即仪才是姓的唯一始祖,从而实现其肇姓始祖和姓源有一个的认定。至于他说的《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这句话,也对也不对,明显是个陷阱。所谓对,它符合各地一源一系族谱的实际;所谓不对,就是我们要编的是《中华氏宗谱》,不是某一系的《宗谱》。《中华氏宗谱》不但要包含多源的汉族姓,还要包含少数民族的姓,是多源多系宗谱的集合。将这句只适用于一源一系族谱的话用到多源多系的合谱上去,实际上是在偷换概念。亚山先生用这样一句话的目的,是想证明他的全国姓一系论是正确的,就是要将接、气都变成仪的直系血缘后代,从而完成姓的大一统。即他在《关于氏姓氏源流论证》中推出的一源3.0版。我终于明白,《中华氏宗谱》编辑部办公室于2014-5-10发出的《<中华氏宗谱>编纂工作会议纪要》要以一源论来编《中华氏宗谱》,原来是有这样的研究结果做支撑的!】

我认为这段话已经回答清楚了,确实没有必要再用这多的笔墨

二、再谈

亚山先生在上面说:“为了证明这一观点(注:指宗族的始祖有一个),逼得我连最粗俗的‘你有几个爹......’的例证已举出来了。毫无疑问,这个例证是来自《也谈姓源——兼答胜宗亲》的原文中,现将其抄录于下:

【但是,不知何时地何人把寻根问祖为“鍾氏是一源还是多源这一命题,这多少有违寻根问祖,理清脉络,谱写宗谱的精神。至于姓氏是一源、多源说?肯定有人不经思索地回答:多源!,因早就有人断论:中华姓氏大部分是多源!其实,也不尽然,提出和认为“姓氏多源的人,我怀疑他连字的最起码的概念也还未弄清楚。源者,事物发生的起始者矣。严格说来,一个宗族有一个始祖,一个源;而姓不过是这一族群以区别于另一族群的符号而已。因此,代表这一族群的姓源也有肇姓始开姓的那一个,不能也不会有其他。这一问题,须用一个粗俗而简单的办法即可当场验证:甲姓问乙姓:你有几个爹?(这一问题听起来好像是骂人。但是,了验证问题,请原谅这一举例。有时,粗俗的问题,往往用粗俗的办法能以最好的回答。)乙答:当然有一个,莫非你有两个不成?甲抓住不放:那你爹的爹呢?爷的爷呢?一直追到一百多代开外的乙姓肇姓始祖。回答:一个,千真万确!有一个这是典型的姓氏源远流长示例。无论哪个氏族,其姓氏始祖都有一个,就是历史最远端的那一个。(胜注:从前面的问得乙姓肇姓始祖“只有一个,去证明后面的历史最远端的那一个。这是在偷换概念,这就叫狡辩!)不过,有的氏族,因历史久远,又失记载,无法追寻罢了。如果把问题延伸下去,直到炎帝、黄帝,回答也是肯定的:一个!

我的回答是:氏到底是一源还是多源的问题,是姓人自己提出来的。蔚伦先生、春林先生、敬和先生认为是多源的,大元先生、广贤先生、亚山先生(即你自己)认为是一源的。对亚山先生这段话,我在《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中,其实也已经回答了,因为该文章的全文都是围绕着“鍾氏到底是一源还是多源这个主题而展开的。既然亚山先生要以你有几个爹?做比喻(注:我不认为这个比喻是骂人,但认为这个比喻不准确),我在这里也照着比喻就是了。不过,亚山先生的是指一个人,而我将这个指为一个姓氏。

一个人只有一个爹,即生育之爹,这是常识。但是爹上有爹,一直往上上去,就可以到始祖那儿了。所以,你说的这个我就直接指向始祖了。问题是:多源论者如蔚伦先生只认59世接为爹,敬和先生只认63世气为爹,他们都不认仪为爹;而一源论者如亚山先生你自己,不但认63世气(注:因为你自己说是烈公后代,所以我估计你也是气公后代)为爹,你还认仪为爹。或者说,多源论认为仪不是接和气的爹,而你认为仪是接和气的爹。这就是多源论与一源论的根本区别。仪到底是不是接和气的血缘爹,你们都还在争论中,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既然是争论,就说明需要我们姓人去面对、去解决,你为什么不愿承认姓人存在着这个争论,要掩盖这个尽人皆知的争论呢?

所以,一个人只有一个血缘爹,一个姓氏却可以有多个始祖。一个姓氏不能用一个人来比喻。用一个人有几个爹?来质疑否定一个姓氏有几个始祖,说明亚山先生又在偷换概念,也证明了亚山先生确实是太极高手。至于你这段话中的其他问题,我相信不用我多说,你只要不是装糊涂,不是老糊涂,已经能够自己回答,其他的读者也能够回答,我就尽量少说了,免得你又要说我在教导你。

无疑,亚山先生用以偏概全的结论宗族的始祖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和关于你有几个爹......这样的一个无聊的例证,来做他的文章,唯一的目的是要否定姓多源论,证明他的姓一源论是正确的,这就是要让郧公仪成为全球姓人的唯一血缘始祖,接和气都不是始祖,来编写《中华氏宗谱》!

请问亚山先生,你说的话是这个意思吗?我没有理解错而冤枉你吧?那么,你现在认为《中华氏宗谱》还能够用姓一源论来编写吗?我跟你谈了那么多,归根结底,其实质就是问你这句话!正如你所说,这是连一年级小学生也明白的道理。你只需回答说或者不能,我们就都明白了你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得承认,我是心直口快了些,直来直去打的是少林拳,没有耍太极。当然,我说得也不好,说错了的或者得罪了你的地方,都请原谅,但绝不是教导

另外,我要说的是,在我的文章《姓谱的源流演变和我的编谱感受》挂于颍川氏网之后,是亚山先生最先发文《亚山-对首创宗谱序和其中“鍾离烈公的质疑》对我的文章提出质疑的,于是,我们之间就很自然地对这些问题探讨了起来。既然是探讨,就必然是有来有往和相互质疑了;探讨是平等的,不论官民老少。这怎么是对你的教导了呢?(况且,大家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找不到工人教导官员的先例。)你这样说我,岂不就是要我闭口了吗?难道你是一个只欢喜人们说你对,不欢喜人们说你错的人?我要告诉亚山先生,我没有针对你,我是据理反驳你,我反驳的是你与我观点上的不同。还有,我也不知道你的那一亩三分地在哪里,但我反驳你的文章一定会放到这个全球最大的氏宗亲网站——颍川氏网上去,只要该网的管理员不把我的文章枪毙掉!

我在电脑上用拼音打字,靠一指禅功,速度极慢,而且我至今没有注册成为颍川氏网的会员,所以我无法跟随你们登楼理论,我只能以文章的形式向颍川氏网投稿;投稿文章能否发表由网站去决定。我知道亚山先生讨厌我跟他唱了反调,我也应知趣,应该意识到我的这篇文章很可能是我跟亚山先生的最后一次交流——只要亚山先生不再同我挑起新的争论或者引导我加入争论;因为我们姓人也需要安定团结(我得说明,我没有以下犯上),去共同面对历史难题。

显然,对“鍾接和气都不是始祖,只有郧公仪才是全球姓人的唯一血缘始祖是否能成立的这个祖源问题,我未能说服亚山先生,亚山先生也未能说服我;这个问题的是与非,就让散布于全球的500万姓人去探讨决定吧,我们俩的这场争论只是这个探讨中的一朵浪花而已。我相信,人们会记得这朵浪花,姓人最终会靠着集体的智慧找到自己的始祖,不管始祖是一个还是多个。于是,我便又再说上这几句多余的话,请原谅我的啰嗦。

问候亚山先生好!

广东胜2016-1-15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胜凯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益刚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道发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昌玖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立夫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鸣天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书樵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代胜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必林

湖北省会会长锺代高

总会名誉会长锺书文

总会名誉会长锺亚山

总会原会长锺保良
[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楚天锺氏网 鄂ICP备14019152号-1
地址:湖北省利川市解放东路340号清苑小区A栋503号 电话:13477247781(主编/鍾代高)
qq :304975101 信箱 :[email protected] 鄂公网安备 42280202422836号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问者!
在线客服